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  阜陽新聞網 首頁 平原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母親的臘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4-1-18 10:37| 編輯: 謝珊珊 | 查看: 6335| 評論: 0|原作者: 關峰|來自: 潁州晚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 我在等雪,等一場大雪落在娘的臘八。那年臘八,天下著大雪,漫天飛舞,母親走了。別人過著臘八節,我卻握著母親冰冷的手在落淚。從那年以后,每次下雪,每年臘八,我都仿佛看到母親,心中都在掉淚,淚水浸濕了一顆受傷的心,也浸濕一段永遠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已去了天堂,那份母愛只能在淚影中纏綿。每年臘八,我會仰望天空,在宇宙中尋找母親。娘在的地方就是家。我在記憶中尋覓母親的味道,遠處飄來一首哀怨的思鄉之曲,深深灼傷我的一顆脆弱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,我想在大雪天煮一鍋臘八粥,斟滿相思,將思念抖滿歲月的信箋。我只能對著您的遺像發呆,喊一聲娘,卻沒有人應答。沒有母親的日子里,平時出門,少了幾分叮囑;工作乏了,靜靜地躺在沙發上,少了幾分安慰;晚上回家,家中沒有一盞溫煦的燈光為我守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得那天上午,母親做了手術后,被送進重癥監護室,看到昏迷中的母親,我在祈禱。母親在重癥監護室的幾天里,每天下午四時,準許家屬去探視。每次我都是讓父親去,因為父親能給母親活下去的信心。其實,從母親被推進重癥監護室的那一刻,我和弟弟同父親一起醞釀著母親的后事,畢竟近80歲的人了,一身有九種病,很難走出重癥監護室??墒?,幾天后,母親從重癥監護室轉進了普通病房,頑強的母親病情漸漸穩定,似乎越來越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母親的日子我沒有想過,可這一天終于落到我的頭上。母親在臘八那日凌晨安然去世,母親被病痛折磨,她的逝去,對她也許是一種解脫。母親去世前兩天,我回老家看她,她躺在床上因病痛落淚,我為她連續擦了三次眼淚,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為母親擦淚,也是我為母親最后一次擦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母親的日子里,我只能用最質樸的語言表達自己的心聲。我曾多次想用炙熱的心去撫平母親那刻滿皺紋的額頭,用真實的情愫染黑母親那滿頭的白發。每年臘八,大雪落下的地方,順著思念的脈絡,默寫著母親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年臘八,大雪落下的地方,我借一捧雪花,為天堂里的母親送去芬芳;我用心靈之紙,折疊成無數朵康乃馨,送給天堂里的母親,送上一份溫馨的問候。沒有娘的臘八,這幾年臘八粥也沒有味了。娘,那年臘八您走了,大雪成了我的記憶。我在等雪,等一場大雪落在娘的臘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關注阜陽新聞網微信公眾號 : fynewsnet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母親的臘八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城最新資訊,盡在掌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午夜精品一级毛片小说